好运彩

                                                  来源:好运彩
                                                  发稿时间:2020-08-06 15:52:16

                                                  Tiktok在短期内陷入眼下的尴尬局面,不去讨论回应策略的话,上述三种力量形成的打压TikTok共识,是至关重要的原因。当然,第一种政治力量希望通过打压的过程得分,至于是否真的彻底消除,或者说打到什么程度,以得分而定;第二种资本力量,作为“强买”的主体,显然希望通过打压来“压价”,尽可能降低成本,提高收益;第三种力量,关注的是“没有TikTok很重要”,目的是接盘TikTok退出之后的市场份额,在物理层面消灭tiktok是第三家的核心诉求。

                                                  我在TikTok事件刚发生时录制的视频里,提出过一个假设,即在美方施压下加入收购的资本,会持续放出更多要求,从而让“止损”成为一种不可能的选项,也就是指通过有限地放弃部分业务,比如放弃美国业务或者放弃美国及其核心盟友的业务,来保留其他的全球业务,不可能实现。

                                                  “我认为TikTok在短视频领域的推广方式值得称赞,这是一个伟大的工作,”罗比·斯坦说,“但归根结底,没有两种产品完全相同,我们的也不是。”

                                                  不过Instagram的产品总监罗比·斯坦则表示,虽然TikTok普及了短视频这种形式,但这两种产品是不同的。

                                                  就个人认知框架而言,笔者基本属于重度国家中心主义类型,认知、分析以及研判具有显著的民族主义属性。本届美国政府的核心决策圈,也基本属于这种类型。但是,在理想化的世界秩序追求上,笔者认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赞同在主权平等基础上的深度全球经济一体化;相应的,非常反感美方追求的霸权主导下的世界秩序,因为这种霸权秩序,本质上是美国主权的单向扩张,以及对美国之外所有国家主权关切的否认,在实践过程中,通常表现为对其他国家主权及主权基础上的核心利益的单向挤压。

                                                  对标Tik Tok,Facebook正式在全球多地推出同类型短视频应用

                                                  Instagram产品副总裁维沙尔·沙赫在周二与记者举行的视频电话会议中也承认了Reels同TikTok的相似之处,并表示“产品的灵感来自任何地方,包括Facebook的团队和更广泛的生态系统。”

                                                  针对此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4日主持例行记者会时表示,一段时间以来,美方在拿不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国家力量,无理打压特定的非美国企业,违背市场经济原则,也违反世贸组织开放、透明、非歧视的原则,是赤裸裸的霸凌行径,中方对此坚决反对。美方务必不要打开潘多拉的盒子,否则将自食其果。

                                                  另据《华尔街日报》此前7月28日报道,脸书Facebook正在通过各种激励手段吸引在TikTok平台上已拥有影响力巨大的网红加入Reels,并承诺向他们提供数千至上万美元的奖励。由于TikTok前景不明,在Reels的重赏之下,许多TikTok创作者正在考虑转移阵地。

                                                  资本力量,包括已经进入TikTok的和正在考虑收购的,关注的是利益勾兑,究竟是是持续持有还是一次性卖出,决定交易行为的核心标准是成本与收益。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们的认知与普通民众形成了显著的差异,国别属性被资本的全球视野所取代,世界继续被认为是平的,一般等价物回归到一般等价物的数量多少上进行讨论,民众的意见则被认为充满了强烈的情绪属性,是“非理性”的,政治力量对大国战略博弈的考量在此也可能更多只是某种非必须的谈资,除非与收益之间存在直接关联,那资本也会毫不犹豫地借用,从而将自身收益在事实上放大到极致。